南及潇湘

北通巫峡,南及潇湘
TF是底线 不撕 不掐 不唯
初心凯源,其次航鑫,7049外加翔源, 但是事事都有变故
只要你不提黄锐我们就是好朋友

微博发不了。。。

你拥有清澈的歌喉

你拥有通透的灵魂

任务?下一个

上回说到,三人因为委托来到了喵星。

㈡平行世界
————————

三人还没有从眩晕中缓过神来,天空忽然惊雷炸起,三人被这一吓总算清醒了。

“子逸哥,这是什么鬼地方啊?”
潘政霖抓紧了随身的药箱,缩了一下脖子问。

潘政霖话音刚落,一道闪电直直朝他们所在的方向劈来。惊吓突如其来,敖子逸和潘政霖还没反应过来,宋亚轩已经一把推开了他们。三人在地上滚了两圈停下来,在他们刚才所站的地方,只剩下焦黑的土地。

“吓死我了,我的妈。”
敖子逸站起来后拍了拍身上的草芥,转头顺手把他拉了起来。

“我说,你们倒是闪啊,想什么呢?傻的吗?”
宋亚轩坐在地上顺了口气。

“谢谢我们的花生同志又为组织立一大功,解救组织于危难之中,回去给朵大红花!”
敖子逸嬉皮笑脸地凑过去想要拉宋亚轩起来,手
伸过去却被拍开来了。

“少来了。”
说着便自己撑了起来。敖子逸搓了一下手指,抓了抓头发,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诶,我说”,潘政霖戳了戳敖子逸。“那边的是个人吧?”

“走过去看看。”


———————————————————

“天天!”
抱着电脑的曹峻玮急促地拍着门。

“怎么了。”
代昊林还没有来得及关上门,曹峻玮一把放下电脑就把代昊林从门口拉到了桌前。

“怎么办怎么办,刚刚我试了很多次都没定位到老大的降落地点,时空链没有异常,他们也肯定已经到了,但是我联系不到他们,怎么办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天天!”

“安,老大怕是为了任务自己摘了通讯环吧,以前他不经常这样吗?每次都搞的我们急得要死,每次你都这样慌。”

“有吗?”

“是啊,你别着急啊,你看看你,键盘都按错了。”

“哪里!哪里?没有啊。。。。。代昊林你个大骗子。”

“就算是有什么,老大都会想尽办法联系我们的。你密切关注着点。”

“喔”

“对了,帮个忙”代昊林抽出一张字条“查一下这个人。”




㈢天榜
——————

“这是个人啊,还是只猫啊?”
宋亚轩蹲在了躺在地上的人的旁边,并拿手戳了戳他毛茸茸的耳朵。

“啧,这可是真尾巴啊,这喵星我也是第一次来,以前总听说,现在总算是见着了。”敖子逸撸了一把他的尾巴。

“你们两个别弄他了,你们看看他身上的血,这怕是都要现原形了。”
潘政霖放下了药箱,想要看看他的伤口。

“等一下”
敖子逸忽然看到了什么,伸手扒开了他的刘海。在他的额角有一个鲜红的图案标记,和他白皙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图案好漂亮啊。”潘政霖用手摸了摸。

“花生小百科知道这是什么吗?”

“根据星际图腾全典,这应该是天榜标记,只有在天榜上前十才有的标记。在平行共存的九大宇宙中除第八,九时空未参与外,是星际比较权威的能力榜了。根据今年年头刚刚更新的数据,只第四时空的喵星就占去了第一,第二,第七三个位置。”

“他们星球上的人战斗力都那么强吗?”
潘政霖抖了一下,缩了缩脖子。

“不,根据数据分析,喵星也就长老会那帮人有点实力,其他喵星人其实和地球无异。他们三个大概是例外。”

“发光了。”
敖子逸突然插上那么一句。

“什么?”

“他的。。。标记刚刚好像发光了。”
敖子逸才说完,又一道闪电向他们劈来。



————————————————

“天天,我查到了”,曹峻玮把电脑屏幕转给代昊林看“怎么样,详细吧?”
曹峻玮一脸求表扬地看着代昊林。

“打印一份出来吧。”
代昊林拿出了手机开始敲敲打打。

“那个,你调查人家干什么?”

“不是我要调查的”,代昊林把手机给曹峻玮看了一眼“是智让我调查他的。”

“智?”

“对啊,听他说是个妨碍他任务的难缠的家伙。”

“第一次啊,智竟然会调查别人,不会是这个人把智惹毛了,智想弄死他吧”

“这个可不好说。”代昊林想了想,摇摇头说“跟你说别整天把弄死不弄死的挂在嘴边,咱不是杀手帮。”

“哟~谁找我们?”

代昊林才讲完上一句,就被推门进来的人接上了下一句。

















cp向勿上升。

我也是过了很久才学会对世界绽放笑脸,对黑夜展示伤痕。
我也是过了很久才懂得不需要世界都喜欢你,你喜欢世界就好。
我也是过了很久。。。。才离你近了一小步。
但是无论过了多久,我都无法读懂灵魂深处的你是什么样子。

任务?下一个

㈠时空旅行者
————————

“花生~花生,茶~”
坐在桌后的人窝进椅背里,翘起的脚交叠在桌子上,手里拿着茶杯懒洋洋地冲刚刚推门进来的人晃了晃。



──────────────────────────────
姓名:敖子逸                                     
敖子逸,男,代号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苞谷
疑似重度中二病晚期患者,观察力惊人,鬼点子颇多
────────────────────────────



进来的人一脸痛心疾首,拿手上的文件夹敲了敲桌子。
“我的哥您能工作了不?要喝茶自己不会去泡啊?”



───────────────────────────────
姓名:宋亚轩  
宋亚轩,男,代号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花生 
爱岗敬业,像鱼一样灵活,记忆力超好 
──────────────────────────────




“好好好,是是是,有活干了?”
“最近是有几个委托任务,  普通事件交给了天天他们 ,   不过……”

宋亚轩看了看手上的文件夹。

“这里还剩一个特殊委托。”
“啥?”
“副市长的老婆最近得了怪病,说是要九尾猫尾巴上的一撮白毛。”
“这东西。。。他给多少钱?”
“对方说只要能救他老婆多少钱您提。”
“就我们市这个堪比劳模的副市长,连怎么搜刮民脂民膏都不会,他能有多少钱?”
“您,会接的吧。”
“看在他那么老了还那么痴情的分上。”

敖子逸坐正了身子,手杵着脸想着什么。

──────────────────

“咚。咚。咚~”
“进~”
“哥,这次是什么?我们要去哪里?”
首先进入的少年显得尤为兴奋。




─────────────────────────────
姓名:曹峻玮
曹峻玮  , 男  ,代号三三,  性格乐观开朗,  平时大大咧咧
电脑高手,为团队星际情报检测员。
────────────────────────────────





“你留在这里给我们搜资料,随时和我们联系,还有天天,你带着他们把你们手头上的委托完成。”
“是。”




───────────────────────────────
姓名:代昊林 
代昊林 ,男 , 代号天天 ,年纪虽小但性格成熟稳重,心思细腻  ,  武值max。          
───────────────────────────────





“让我去嘛,让我去嘛~”
曹峻玮抓着敖子逸的袖子晃着。
“不行”
敖子逸把曹峻玮的手拍了下去。
“啊玮,老大留给你的工作可是十分重要的,因为你是最有能力胜任这个工作的啊。”
代昊林拉了拉曹峻玮的衣服安慰他,然后勾起他的手指要把他牵出去。
“等会儿。”
“怎么了老大?”
“叫小潘潘收拾一下东西和我一起去。”
“啊,好。”

————————————————

“我还是好不开心,连小潘都能去。”
“别抱怨了,快点打开电脑吧,诶,潘政霖!”
伏在桌子上写写画画的人抬起头。
“怎么了?”




────────────────────────────────
姓名:潘政霖         
潘政霖 , 男 , 代号潘潘 ,  性格腼腆话不多 , 钢琴爱好者
精通各种药理。
────────────────────────────────




“老大新委托,要你跟着。让你收拾一下。”
“哦,谢谢。”

————————————————

“苞谷,我总感觉我们这次会有危险。”
“你想太多了,每次你都这么说。安啦。”
“好吧~”
“子逸哥,我们这次是什么委托?”
“拔毛!”
“啥?”
“都准备好了没,走啦!”

————————————————————

“时空转换,安全着陆,你们现在所处于第四平行宇宙,喵星。”





────────────────────────────────

大家猜猜会遇到谁呢?

因为是平行世界的缘故,所以cp都是不同的,如果大家有好的建议可以评论

第一篇过短,试试水,不喜欢就删了

深海2

第二人称主张真源

黄其淋一进来就训了严浩翔一顿,严浩翔虽说低着头很认真的样子,但是还是能看出来他在憋笑。黄其淋看到他这样,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跟我走。”
黄其淋向严浩翔示意。

黄其淋领着严浩翔出去了,严浩翔在出门的时候还不忘回头冲你做了个鬼脸。你觉得是时候收拾一下那个小兔崽子了。

陈泗旭被留在了这里,手里抱着他的吉他。

又是尴尬在蔓延。

“你好,下次月考我们要一起合唱”
你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走到放吉他的角落
“不如我们吉他弹唱吧,怎么样。”

对面的人似乎在思考半天没有一句话

“好”

你和陈泗旭不是第一次合作了,记得公司在你刚刚进的时候就曾让你和他试着和唱了,之后又有许多的和作。

你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是陈泗旭,黄其淋明明也是偏声乐的啊,退一步说,严浩翔和你的声线也能合得来,而且在进家族之前就认识的噱头不是更好吗?

“我们唱什么?”

“这个吧”
你随便在歌单上选了一首,随即也把吉他抱上了手。认真看起来。

严浩翔回来已经是你练好歌以后来,陈泗旭刚刚看到黄其淋的身影,不需要黄其淋喊他就已经抱着吉他起身跟了过去,黄其淋对着陈泗旭露出的温柔一笑又一次烙印在你的心里,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你忘了。

严浩翔静悄悄的做到了你旁边,这可不像平时的他。

“怎么了?被骂了?”
你知道不开口问,他是不会说的。
“这次我月考和黄其淋一组。”
“所以呢?”
“他要我跟他和唱,你也知道我的唱功,我会脱了他的后腿的。”
你知道你的小竹马这个时候又要开始妄自菲薄了。
“哟,我们骄傲的小狮子呢?”
“真源儿~”
“好啦好啦,一切迎难而上都会解决的。没问题啦,我相信你,你唱歌很好听啊,你要找到适合你的路子。”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到你和黄其淋的合作。

“去踢球把。”

你把坐在地上的人拉了起来,对方像是立马活了过来。
跑在你前面。

“好啊走啊。”

童年[7049]

来自小仙女的点文

幼驯染,即青梅竹马,发小

可能每个人的理解都不同吧

───────────────────────────────────────

车停在了幼儿园的的门口,小小的人却抓着车门不肯下来,年轻的妈妈一边轻轻地拉着一边哄着。

“妈妈,我不想去幼儿园,可不可以不去?”
“其淋乖啊,去幼儿园有好多小朋友跟你玩儿啊,老师对你也很好啊。”
“哼,不要嘛~麻麻~”
“撒娇也没有用啊,你在不乖乖的,回家就没有小猴子陪你睡咯!”
“。。。。。”

小小的人放开了手,乖乖地站好。
年轻的妈妈牵着小小的人走向教室。

“黄美玲女士?”
“小贺老师好啊!”
“来送其淋上学啊”
“是的呢,以后要辛苦小贺了,我们淋淋很调皮的”
小小的人生气地拽了拽年轻妈妈的衣角
“没有没有,都老朋友了,老黄最近还好吧?”
“那死鬼还是那个老样子,那淋淋交给你了,我走了啊,今天还有一单和方方帝国的大生意要谈呢。”
“叫老黄少喝点啊。拜拜”
“嗯,再见。”

黄其淋小朋友是台风幼儿园大班三班的同学,是今年才从天方幼儿园转到台风幼儿园的,因为认识台风幼儿园的小贺老师,所以转学特别顺利,但是开学前弄坏了嗓子,非要在家休养了一个星期才来。

小贺老师领着小小的人到班级时才有一个人比他先到。
“小泗旭啊,又来那么早?”
“。。。。”
“呵呵呵。。还是老样子啊。。”
被叫做泗旭的小豆丁没有回答老师的话,只是从桌上的玩具中抬起头看了看老师随后又继续摆弄着玩具。

等到老师出去了,黄其淋便走到刚才的小豆丁旁边,专心致志的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人并没有发现旁边有人。
“嘿~你好!”
面前的人忽然受到惊吓往后退了一步但是却绊到了后面的凳子,还好没有摔倒。
“你好,你没事吧?”
“嗯”小豆丁摇了摇头。
“我叫黄其淋,你叫泗旭是吧?妈妈说要跟小朋友们都变成好朋友。”
“我,,我叫陈,陈泗旭”
“那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了哦,对了,你是女孩子嘛?”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眼前的小豆丁突然扒到了桌子上,一双手臂把脑袋圈的严严的。肩膀一颤一颤的像开始抽泣。黄其淋懵住了,只得凑到那个小脑袋边试图开始哄着。

“怎么了?别怕,有什么委屈就说出来,哥哥很强壮的,哥哥会保护你的。”

黄其淋等了一会儿,眼前的人还不见抬头。

“我,,,我不是女孩子~”
终于从臂弯里传出闷闷的声音。

“好吧好吧,对不起,我们做好朋友吧,我的小猴子给你玩。”
说着,黄其淋从书包里拿出一只小猴子。
“我乘妈妈不住意的时候偷偷拿的哦,给你。”
陈泗旭终于抬起了头擦了擦眼泪。瞟了一眼黄其淋的小猴子。
“怎么样,可爱啵~”
陈泗旭把小猴子拿了过来。其实他很想说好丑的。

“嘿,小姑娘,那偷来的猴子?”

门口突然出现了七八个差不多大小的孩子,从穿着来看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正不怀好意地看着陈泗旭,笑的戏谑。

身旁的人眼睛里又开始冒着泪花。
“我不是,不是小姑娘。”

“哈哈哈,每次就知道哭鼻子,不是小姑娘是什么,还是个没爹没娘没人要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人群一阵爆笑。

眼看着陈泗旭又要把脑袋圈进臂弯里。黄其淋一把拉住陈泗旭的手臂。
“你们算什么?有爹有娘却长不成人样?”
“哟,小姑娘还有帮手呢,新来的?”
为首的人打量着黄其淋。

“你别和那个小姑娘当朋友,和我做朋友吧,大家都是有钱人,别和那个野孩子玩。”
“他不是小姑娘,也不是野孩子,他有名字的,请你们尊重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人群又一阵爆笑。
陈泗旭默默的看着黄其淋和他们的对话。
“有钱能让你变聪明一丢丢那真是万幸,可惜不能。”
黄其淋无奈摊手。

。。。。。。。

教室里陆陆续续来人了,两拨人早已经回了位置。
“他们经常欺负你么?”
“。。。。。”
“你为什么不告诉老师呢?”
“。。。。。”
“我会帮你的,我们是好朋友。”

黄其淋刚刚说完这句话,教语文的王老师就走了进来。




─────────────────────
老掉牙的剧情

痴梦玉【翔源】 ③

〖一句一句,一声一声,诉说着地老和天荒〗

“贺峻霖。。。怎么了”

“我听到你刚刚一直喊我名字。”

─────────────────────────────────────

“什么?你们两个在说啥?”

刚刚计划去严浩翔家里就被路过的敖子逸听见,最后变成了一队人叽叽喳喳地往严浩翔家移动。

这样也好,避免了他们三个同处一个屋檐下的尴尬。张真源这样想。

不是太出名也有不是太出名的好处,至少没有成天跟在后面的私生和狗仔。但是毕竟都是青春的少年,一起走着也足够引人注目了。

忽然想到什么的敖子逸眼前一亮,凑到丁程鑫身边戳了戳他的胳膊。

“鑫鑫,我们去看严浩翔要带点东西去的吧。”
丁程鑫停住了,小分队也停住了。不是特别宽的街边小道就这样被堵住了。

“是哦~诶,猪宇航我们带什么去啊?”
“这得看你带了多少钱。。”
“我好像没有钱诶~”
“我也没有。。”

~~~~~~~~~~~~

“还好我有带。”
走在小分队最后的黄其淋看了陈泗旭一眼,跨到前面从裤兜里捞出了两张毛爷爷递给了丁程鑫。

“黄其淋你今天还有事哦?”丁程鑫看了看手上的钱不解地问到
“没事儿,今天刚好带了。”
“可是。。。。。。”
“还要不要了,不要我拿走了啊!”黄其淋作势要拿回钱
“不不不,当然要,既然我们现在有钱了,我们就去超市吧。”
“不过看病人应该带些什么啊?”
“水果水果,我看电视剧都是怎么演的,”敖子逸一幅信心满满的样子,“我们带水果就行了,我看柚子就非常不错。”
“小逸,这你是自己想吃吧。。。。不过这倒是个好主意诶~”
“严浩翔他好像不是特别喜欢吃柚子。”
张真源听到他们的谈话后小声地说了一句。
“是吗?好可惜。。。。”敖·听力十级·子逸一脸失落。

~~~~~~~~~~~~~~

贺峻霖觉得走在自己旁边的陈泗旭气压一直在持续下降于是便不由自主地往另一边张真源的方向挪了挪。
“诶,真源儿”
贺峻霖向张真源施了个眼神,示意他看旁边。

张真源只是瞟了一眼陈泗旭便低下头若有所思。陈泗旭冷冷地盯着黄其淋的后背,好像要把黄其淋看出一个洞来。

“泗旭怎么了这是?”
贺峻霖凑近了张真源尽量压低了声音。张真源想到了躺在练习室里那把被扎坏的吉他,被剪断的琴弦随意搭在上面。摇了摇头。
“他们的事我怎么会知道。”
“又是因为其淋哥啊”
“有些东西现在还不需要我们去想,那是他们自己的事”
“哦”

~~~~~~~~~~~~~~

一行人慢吞吞地走着,有人兴高采烈地讲着,也有人默默无声地跟在身后。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一人拎了一篮水果。

“叮咚~~叮咚~~
“谁啊?”
来开门的是严浩翔的妈妈
“阿姨您好,我们是浩翔的朋友,听说他生病了所以来看看他。”
丁程鑫礼貌地对她笑着说。
“那进来吧。”妈妈给大家让出了路。
黄宇航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还是选择把水果放在了茶几上。

“哟,源源也来啦。你可是好久不来了,还以为你和小兔崽子闹矛盾了呢”
张真源才刚刚进门就被翔妈注意到了 。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只是最近比较忙。”

“妈~谁啊?”
张真源话音刚落严浩翔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问话时带着浓浓的鼻音。
“真源儿?啊程哥!!”
严浩翔抬起了头,一下子惊住了。
“你们怎么。。。都来啦?”

“听说你病了。”
“所以特地来看看你”
“是不是好感动?”
“。。。。”
“话说你怎么病的这么虚弱?”
“我也不知道,今天早上起来就这样了。”
“你不会是昨天晚上看了一个通宵的球赛吧”
“怎么可能,我昨天睡的挺早的。”
“不会是你梦游吧?”
“。。。。。”

大家都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从严浩翔的病谈到了治病偏方,从治病偏方谈到了中国国情,从中国国情谈到了人生理想。。。。。。

~~~~~~~~~~~~

“那个,我先去买个菜啊,你们慢慢聊。今天阿姨请你们吃饭啊。”
翔妈挎起小包就要出门。
“不用了阿姨,我妈妈刚刚已经打电话催我回去吃饭了”
潘政霖在角落里摇了摇手机。
“谢谢阿姨,我家离这里挺远的必须回去了。”
黄宇航看了看手表抬头表示很为难。
“我明天早上有吉他早课,要回去练习一下”
黄其淋瞟了一眼说这话的陈泗旭。低下头叹了一口气。
“。。。。。”
小伙伴们的表示要回家了。
“阿姨,我。。。”
“源源我刚刚刚和你妈妈通了电话,你就在阿姨家住一晚吧。”
“可是。。。。。”
“怎么?源源不喜欢阿姨了嘛?”
“不不不,我在我在。”
张真源无奈只能点头。
“那个,我也该回。。。”
“霖霖是吧?公司的宿舍哪有我家舒服,你也留下来吧”
“不用了。。。”
贺峻霖话还没说完就被张真源捂住了嘴巴。
“阿姨,贺峻霖他说好。”

~~~~~~~~~~~~~

“那我去买菜咯”

大家都该散的散了,最后家里还是只剩下了张真源和贺峻霖。

一顿饭吃的很融洽。

“源源和霖霖挤一间房没问题的吧?”
“没问题。这比公司宿舍好多了。谢谢阿姨。”

“真源儿,这是你的?”
贺峻霖停下擦头发的动作,在床边拾起了什么东西。
“什么?”
“一块玉。”
“。。。。。。嗯,是我的。”
贺峻霖爬上床的另一边,并把玉还给了张真源。张真源摸了摸,把它放在了枕头边。

张真源和贺峻霖躺在床上各自玩了一会儿手机互道晚安后便各自睡去。

——————————————梦境

拦在张真源面前的是一道大门。

张真源轻轻一推便打开了。

屋子里有人忙碌着。

“真源儿,你怎么才回来。”

“浩翔?”

“不是说要吃火锅吗?怎么现在才回来?你看东西我都准备好了。”

“啊?我们不能吃火锅。”

“放心我弄的番茄锅。”

莫名的熟悉,张真源想起来了,前两天的星期五练习生
还有那句“你看我买了你最爱吃的凤尾。”

“真源儿,来帮我切下菜吧。”

“哦,好。”
思绪被啦了回来,张真源走到严浩翔旁边拿起菜刀开始切着。

严浩翔在张真源旁边喋喋不休地说着。突然停顿了一下。

“张真源你看,我买了你最爱吃的风尾。”

是听到了什么,张真源顿了一下,刀子一下子切进了手指。

“你说什么?”
一点都不疼,毕竟是做梦。

“我说我买了你最爱吃的凤尾啊,真源儿你怎么了。”

“不是!!”
张真源把刀子扔到一边。

“真源儿,你的手。”
严浩翔似乎是看到了张真源被切到的手指,连忙想拉起来看看。张真源却后退了一步。

“不是,那是贺峻霖!!”

“真源儿,你在说什么?”

“那是贺峻霖,是贺峻霖!!!”

“真源儿。。。”

─────────────────────

“真源儿,张真源儿~”

“啊?贺峻霖?怎么了?”
张真源揉了揉眼睛。
“我刚刚听到你一直喊我名字。”
“做了个恶梦,不会是吵醒你了吧。”
“没有,我刚刚有点难受醒了就没睡着了。”
“你没事吧?”
“现在没事儿了。话说真源儿,你做了什么恶梦啊竟然有我,哈哈哈哈。”
“就是,,,就是,梦到我们大家去打恶龙然后你被抓住了就着急,对,就是这样。”
“这样啊,哈哈哈哈,好低级的梦啊。”

~~~~~~~~~~~~~

“严浩翔,人家源源和霖霖都起了,你怎么还不起?”
“啊,起了起了。”

严浩翔坐到了餐桌旁,翔妈给他端上早餐。

“小兔崽子,你手怎么回事儿”严妈注意到了自家儿子手上的伤口“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专心致志吃早餐的贺峻霖抬头看了一眼
“yao翔,你不会是真的梦游吧。”

张真源看了看严浩翔的伤口,盯着自己的手发起了呆。
















…………………………………………………………………

谢谢果果的联文 @微蓝雏菊。 上章点果果首页。谢谢。

此文翔源翔

稍微有点7049并且从头虐到尾。

后期有霖智,其他的就顺其自然~可能会有。

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大三角

从此你身边再也没有一个好哭狗,我们也不会知道你创造了什么奇迹


你可能忘记了他想要你唱的歌曲,也可能他还没告诉你那首歌的名字


你看天上那朵云是不是特别像你,被风吹着吹着再也找不见你的踪迹





有人懂梗么?

我的翔源   7049    以及航鑫

星光璀璨「翔源,微航鑫」

粉丝福利

────────────────────────────────
少年紧闭着双眼任由化妆师在他脸上创做着。
“哥儿~,今天有些什么活动啊?”

助理推了推黑框眼镜找出他记东西的小本子
“早上九点拍摄杂志封面,下午两点拍摄代言广告,晚上八点半,一个小宴会去露个脸就行了,不过到时候结束还有个采访。”

“啊啊啊啊啊~就不能匀一点明天干吗?”

“不行啊~”

“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工作?”

“就是这两天比较集中一点嘛,跟你说现在要抓住时机站稳脚跟啊都不懂都不懂,现在那么多的……”

“好好好,我懂我懂。”
少年及时制止了助理马上要开始的长篇大论

严浩翔,年少成名颜值实力兼具,个性独特,在当今小鲜肉横行的时代杀出了一片自己的小天地。

─────────────────────────────

“啊~终于结束了~”
少年刚坐进车里便长舒了一口气。

“那个,浩翔啊”

“嗯?”

“今天晚上回去好好睡一觉啊。”

“嗯~等一下,突然这么关心我,他们又给我接了什么?”

“聪明,明天下午一档综艺节目约你做特邀嘉宾,飞杭州。”

“你们不会机票都买好了吧?”

“对啊。”

“生无可恋啊啊啊啊啊啊~”

“乖,别闹腾了昂。”

“哥,你真是我亲哥~”

“别,我跟你真没血缘关系。”

─────────────────────────────

这次机场是公开行程,现场聚集了不少粉丝。

“哥,今天怎么这么多粉丝啊,难道我魅力值又曾加了”

“因为今天对家公司的艺人也走机场啊。”

“对家公司?谁?”

“这个不是很清楚。”

严浩翔环顾四周,激起一众粉丝的尖叫。看到了有粉丝手副上隐隐约约的字。

“哥,走陪我上厕所。”

───────────────────────────────

严浩翔在助理保护下越过层层粉丝终于走到洗手间。 洗手台前的人正专心致志的拨弄着自己的刘海。

“张。。。。啊啊啊啊啊疼疼疼!”

看清楚来人后,少年放开了手。
“对不起。”

“你这近身格斗练的不错啊”
严浩翔揉着手臂,虽然疼但是还是傻笑着。

“谁让你一来就上手拍我肩膀,我还以为。。。”

“意思是你以前遇到过啊?”

“关你什么事?”

看着少年出去尖叫声又开始了

“生活真是处处有惊喜,哥,你真是太懂我了。”

────────────────────────────

张真源戴上耳机靠在了助理肩膀上准备休息。

“真源儿,严浩翔”
助理凑到他耳边小声的说。

“嗯,我知道。”

“刚刚你们没起什么冲突吧。”

“没有,,,诶,阿程哥,他怎么会在这?”

“他来这边拍广告。你不知道?”

“我为什么会知道?还有。。”

“啊?”

“这个飞机票,是你和黄宇航串通好的吧。我这个活动明明可以推掉的吧。”

“。。。。。你看吧,这个多好的机会能锻炼你自己,我这不是为了你吗?”

“真的?”

“。。。。。你看你跟严浩翔,一闹别扭就闹个小半年,害的我跟黄宇航私底下见个面都要小心翼翼,那些媒体更是捕风捉影,弄出什么你和严浩翔不和,我们两家公司对立水火不容的传言。真源啊,他给你服软你就原谅他吧。这样对大家都好不是么?”

“。。。。。”

,,,,,,,,,,,,,,,,,,,,

“丁程鑫,有人想和你换一下位置。”
丁程鑫抬头一看,是严浩翔的助理黄宇航,对他点了点头 ,起身把位置让给了严浩翔,和黄宇航一起坐到了后面。

“真源儿~”

“。。。。。”

很显然的张真源并不是很想理严浩翔。

“真源啊,你现在可以好好听我说了么?”

“公司行程,只谈公事不谈私事,谢谢合作。”

“平时你不是都躲着我嘛,我哪里有机会?好不容易这次你跑不了我一定要说。”

“但是我想睡觉你别烦我。”

“。。。那我也睡。”
反正你是躲不掉了。

──────────────────────────────

正赶往节目录制现场的车里丁程鑫正拿着手机刷着,忽然看到什么被吓一跳。
“张真源!!”

“嗯?”

“你确定没有和严浩翔起什么冲突?”

“没有吧。”

“你自己看。”
丁程鑫把手机递给张真源。





「不和传闻坐实,机场相遇两家疑似大打出手」 【图片】【图片】【图片】
:原来真的不和啊?
:大打出手?这也太没素质了吧。
:照片里真的是我家真源嘛?
:这种人还留在娱乐圈里干什么?
:。。。。。。。
:。。。。。。。。





“这只是个误会。我不是故意的。”
张真源把手机还给丁程鑫。

“我知道你不会打严浩翔,但是这有图有证据的。。。”

,,,,,,,,,,,,,,,,,,,,

另一边的严浩翔也看到了这则爆料。

“浩翔你竟然被真源打了啊。”

“妈的,这帮人。”
“不过,这到是个好机会……”

───────────────────────────

严浩翔和张真源都是作为特邀嘉宾被邀请来的,但是张真源全程都和严浩翔无交流。

刚下台不一会儿,便到了采访时间,严浩翔从媒体人跃跃欲试的眼睛里看出他们都想问他同一个问题,关于他和他身边的人。

“请问,严浩翔先生,关于您和张真源先生在机场发生冲突的事件请问是真的吗?严浩翔先生。。。。。”
终于问到这个问题了。

张真源一脸尴尬,严浩翔却突然勾上张真源的脖子。

“这个嘛,,,怎么可能是真的。”

“可是照片上确实是您和张真源先生,这,,,”

“看到我那灿烂迷人的笑了么?你打架这样啊?还有,给你们讲,张真源儿可是我竹马,这个你们不知道吧?这不前段时间有点事好久没联系了,正好遇到了,小打小闹开开玩笑不行么,毕竟我们关系好啊,是吧,源源哥~”

张真源点了点头,严浩翔说的话半真半假,严浩翔的童年以及私生活被曝光的并不多,他和张真源是竹马鲜少有人知道。

“而且,,,”
严浩翔放下勾住张真源脖子的手牵住了张真源,张真源下意识地反抗却没成功。

“我和我旁边这位先生可是许过生生世世不离不弃的约定的哦~”

听到这句话,张真源更加使劲挣脱严浩翔的手。
严浩翔凑到张真源耳边小声说。
“拜托,一会儿好好给你解释我们的事好不好,求你~”

张真源认命似的叹了口气,微笑着冲记者点了点头。

严浩翔迅速凑到张真源脸上亲了一口。
“好了,很晚了,就这样吧,谢谢大家,再见。”

对于记者的追问严浩翔都不再回答

─────────────────────────────

同一家酒店,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丁程鑫吧房卡递给了严浩翔
“我给你说,我和黄宇航得好好谈谈心,你好好加油。”

“嗯。”

,,,,,,,,,,,,,,,,,,,

“啊程哥?”

“是我。”

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张真源先开口
“浩翔~现在你要怎么办。”

“就,公开了啊。可能先前我确实没想好,可是现在我很确定。”

“所以你还会骗我么?”

“???”

“生病住院一个礼拜骗我说去巴黎玩儿了一个礼拜的人不是你?”

“我那是怕你有工作分心。”

“你公司安排你和新人炒绯闻不告诉我的不是你?”

“我不是怕你吃醋嘛。”

“可是有用么?”

“没有,,你醋坛子不止翻了还碎了,,,”

“背着我不知道在瞎捣鼓什么还把我行程推掉的不是你?”

“我那是给你的生日惊喜。。。”

“你。。。。唉~反正总有你的理由。”

“真源儿~”

“说什么?”

“我真的很喜欢你啊~你当初问我要不要公开,我担心的是你的前程和未来还有世俗的眼光,所以并没有同意。可是现在我想通了,既然你都不怕我怕什么,对吧,没想到这会让你没有了安全感,对不起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啊”

“严浩翔,,,我们以后怎么办?”

“你原谅我了?”

“,,,,,毕竟我也特别特别喜欢你啊。”

“以后实在不行让我爸给我钱去开间咖啡厅吧。”

“好啦好啦,严浩翔去洗澡睡觉。”





。。。。。。。。。。。。。。。。。。。

凑合着看吧

谢谢啦各位